李传帅是个90 后,8 岁时母亲离世,父亲受刺激后离家出走,自幼跟着爷爷奶奶长大。初中辍学之后,李传帅在家务农三年,辗转长沙、青岛、天津,做过保安、鞋厂工人、电脑维修师,...

李传帅是个90 后,8 岁时母亲离世,父亲受刺激后离家出走,自幼跟着爷爷奶奶长大。初中辍学之后,李传帅在家务农三年,辗转长沙、青岛、天津,做过保安、鞋厂工人、电脑维修师,直到回乡创业,生活日渐稳定。

2016 年返乡创业时,曾接受山东台专访:“ 2015 年,我写了当时国外的珍稀保护动物被运输的故事,达到了 1100 万阅读量。流量这个东西是非常宝贵的,所以说我感觉,你自己能制造流量,你以后会有更大的收入。”

而后,李传帅回乡招募主妇们进行新媒体运营,而自己专心培训,并开发检测文章原创系统。

主妇们很多不会使用键盘打字,也对新媒体完全不了解,李传帅就一个个教,每个人都会有 3 个月的培训期。

李传帅的工作室注册了 20 多个平台,几百个自媒体号,好的时候一篇文章能够达 500 多万的阅读量。文章有固定套路,有的内容涉及农村风俗、日常,有的是员工通过观看网上的热门剧。

他截取一些片段加特效处理,再撰写些比较简单的娱乐内容,起一个赢取读者好奇心的标题,经平台检测没有违反规定,就可以进行传播。李传帅的盈利模式包括平台阅读量分成、电商推广、售卖检测文章原创系统、做线下自媒体培训班。

这套系统原为了自查是否原创,是否有错别字,加大平台审核通过率。后来,上门讨教的人多了,他开始卖系统。企业版 1000 多元,个人版 600 元,卖了 7 天,收入逾 10 万元。他的线下自媒体培训班是缘于提出的“千乡百万”计划的想法。

他想把这种运营的模式复制到全国各地 1000 个乡镇去。除去员工的工资,李传帅一个月能赚一二十万。蹿红的李传帅和自媒体主妇们并没有因为媒体的报道而走得更好,相反,情况急转直下。

李传帅的日常安排基本上都是接受不断地接受不同层级的领导视察,要么就是接受大城市记者的采访,频繁的求教者也纷纷上门,有想做宣传推广的,有想学习自媒体运营的,还有想复制李传帅的成功的。

追求精致内容的运营们通宵加班写稿,为了追热点辛苦忙碌。在互联网圈,消费降级+用户下沉,大批的用户不是都吃“精致”那口饭的,基础庞大的乡镇用户们就喜欢那些简单粗暴的标题、猎奇的内容,存在即合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