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本刊记者 向 琳“一单5~7元……”“要5人,2心(淘宝用户等级)5元、3~4心6元、5心7元、手机加1元!”“垫付单,有做单的吗?”深夜23点,记者卧底的IS语音平台180频道...

IS是一个多人在线聊天工具,刷单组织自建180频道,撮合电商卖家与刷手交易,每天有8万人经由这一组织的37个子频道,交换伪造订单量、信誉度、零差评商品等指令。

“111522,有没有人接?”淘宝店主张宏在180频道上放出刷单要求。

这是一句暗语,指代刷手的一系列伪装动作:

“111”表示刷手需先浏览其他3家淘宝店铺,并在每一家停留1分钟;“522”指刷手需在要刷单的商品页面停留5分钟,再去本店其他两款商品页面各停留2分钟。

不到半分钟,3名刷手回复。张宏把他们的昵称提交给频道,主持人理解会意,安排大家进入子频道交换QQ号码。

谈判或交易细节不会在频道内进行,商家和刷手会用QQ一对一沟通。

记者进入180频道不到半小时,就收到主持人私信:"有人接单就主动离开,否则把你踢出去。"理由是:“为了安全。”

作为刷单组织,撮合服务并非免费。无论商家还是刷手,想要在频道放单或接单,需向组织先交108~119元不等的会费。

算下来,180频道活跃着8万人,光会费收入就近千万元。如果新刷手想晋升接单权限更高的“红马会员”,还需补交至少1 000元会费。

记者联系到频道的一名刷手,他透露:“为了满足商家提出的淘宝号不同等级的要求,我用不同的手机号和QQ号注册了6个淘宝账号,又向朋友借了十多个,入行1年为200多家商家刷过单。”

专业刷客一个小时可以刷4单,1单6元,一天正常工作8小时,一个月工作22天,月收入能达到4 000多元。如果勤快一点,一个月收入能超过6 000元。

2014年号称“刷单第一人”的葛峰是轰动一时的极端个案。当时葛峰在网络上高调炫富,宣称刷单是暴富行业,在微博上晒法拉利,称“双十一”当天就刷出了一台法拉利。

在葛峰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接受采访时,他明确表示他是恨刷单的,“但市场就是这样的,是利益驱使。”然而,也有一些刷手反映,高收入不过是刷单组织拉人入会的说辞。

事实上,除了IS、YY这类语音平台,刷单组织几乎潜伏在所有具有社交属性的平台上,比如QQ群。

在QQ群查找中输入“刷”字,只定位北京,就出现了近300个“淘宝互刷”“天猫互刷”“京东刷流量”等QQ群。

但对于“自我要求”更高的商家,找到刷单平台只是第一步,为了让订单看上去更真实,他们还会与物流公司合作,通过邮寄空包等方式,对订单进行二次伪装。

不到10天,张宏刷单的商品页面显示,“30天内已售”数量从原来的17件变成了2 954件。在淘宝搜索同类产品,这件伪造出来的“爆款”排到了第一位,为张宏带来了更多真实的销售。

小商家如此,大商家也不能免俗。

今年4月27日,国内鲜花在线预订平台“爱尚鲜花”在招股说明书中自爆3年刷单26万笔。其中,2015年的刷单量就占当期总订单量的42.02%,刷单费用总支出175.46万元。

“店刚开张得刷,推爆款也得刷,不刷就活不下去。”张宏总结道。

……

(点击“原文阅读”阅读《流量生意黑白灰》全文)